无限极店员改口风:有病得吃药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2019年02月12日 15:35  点击:[]

91岁的赵祥瑞老人,如今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黑克

位于旧宫芳源里的无限极专卖店  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杨小嘉

老姑秦淑敏给朱虹家推荐的无限极保健品  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黑克

老人吃无限极保健品4年查出患17种病症 多起无限极事件曝光后记者探访专卖店

无限极店员改口风“有病得吃药”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家住北京市大兴区的朱虹并没有迎接新年的喜悦,她拿到了91岁奶奶赵祥瑞的出院诊断,老人共被查出17种病症。而4年前,同一家医院同一个医生对老人的诊断,仅有4种老年病。

4年来,老人耗资十余万,一直在吃无限极的各种保健品,但4年前奶奶还身体硬朗,能自理能做饭,被邻里赞为高寿老人,如今却卧在床上,只能靠晚辈伺候。

朱虹承认,老人部分病症会跟衰老有关,但令人不解的是,4年来她每天不落地给奶奶吃所谓“具有改善和预防贫血作用”的无限极润红胭口服液,但奶奶还是被诊断出重度贫血。

被人套路

先出国旅游参观工厂 此后拉家人做“下线”

赵祥瑞奶奶今年91岁,膝下有一儿三女,老人从2003年开始就由孙子秦山和孙媳妇朱虹一家赡养,身体一直硬朗。

2014年,老人87岁时因感冒去医院检查,除了支气管炎急性发作外,仅有老年性冠心病、慢性咽炎的老年病。

那时候老人不仅生活上不用人伺候,而且精神矍铄,还能自己做饭。周围邻居都夸她长寿。

2014年,老人开始长期且大量服用无限极保健品,而这些保健品是老人的老闺女秦淑敏推荐的,由一直照顾老人的孙媳妇朱虹每天按时给老人服用。

秦淑敏2013年开始接触无限极保健品。据其子张雷说,母亲是被一个叫孙颖的人拉去参加了无限极的分享会,还被带去出国旅游,参观工厂,体验产品。

回来后,母亲就成了无限极的“信徒”,开始向家里人推荐无限极产品,后来自己还开了个店,销售保健品。

当年,朱虹也在老姑秦淑敏的劝说下跟着参加了无限极的分享会,去考察了位于百子湾和东高地的专卖店。朱虹说,当时分享会把产品吹得神乎其神,说能抑制肿瘤、治疗贫血,如果配合多种产品一起吃,还有更好的功效,反正是“有病治病,没病预防”。

朱虹手中至今还保存着一本从分享会上拿回来的宣传册,册子上印有“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的名称,其中介绍写道:“增健”和“灵芝皇”可配合治疗癌症;“灵芝皇”具有抗癌防癌功效……

朱虹那时肝部总隐隐作痛,她吃了具有护肝作用的无限极灵芝皇保健品,感觉似乎好了些,于是就开始相信无限极产品,成了老姑秦淑敏的“下线”,她还介绍给她患过肝癌的母亲吃无限极的保健品。

为增业绩

动员亲戚吃保健品 家人碍于面子购买

据朱虹夫妇及其表弟张雷回忆,2014年他们全家都在秦淑敏的动员下开始吃无限极产品,从奶奶赵祥瑞往下,到秦淑敏自己的孙子,再到其他兄弟姐妹,家里人或多或少都吃过。

家里人一开始都不相信什么“有病治病,没病预防”,只是禁不住亲戚推荐,同时又考虑到买产品算是给秦淑敏挣业绩,才无奈“下水”。

不过,绝大部分亲戚都只是尝了尝。张雷算是吃了一段时间的,但那时他常拉肚子,无限极的人说是调理反应,张雷却觉得不靠谱。

“说是给我调理,怎么调?他一没给我化验,二没给我号脉。”所以,张雷就放弃了继续吃无限极产品,也不让儿子吃了。

秦山吃了一年左右的无限极补钙产品,后来觉得没啥感觉,想着自己每天锻炼也不会缺钙,于是就停用了。后来秦山说自己被查出得了尿结石和肾结石,还动了手术。

朱虹也逐渐发现无限极的保健品没有说得那么神,她肝部的疼痛并没有因为吃无限极而痊愈,没过多久就又疼了起来,吃了一年的无限极护肝产品也不见效果,她只能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诊断是阑尾的问题,做了阑尾切除手术,疼痛才止住。“我幸亏没死心塌地地信它,不然可能病就耽误了。”

赔本买卖

陷“死循环”圈套 几年下来没赚到钱

朱虹在跟着老姑推荐无限极保健品的过程中还发现了这种推荐方式存在的风险,她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在工地打工的民工,刚刚开了工钱,就被忽悠着拿出一多半的钱买无限极保健品,推荐的人说能治好腰酸背疼。

“这赚的可是人家的血汗钱,要是治不好呢?”之后朱虹自己就不再向亲戚推广了,但她的母亲还一直在吃。因母亲曾经患有肝癌,在心理作用下,她想着,无限极产品不能治病,但没病总该能预防吧。

全家吃无限极保健品时间最长的应该算是老奶奶赵祥瑞,长期且大量吃的就有八九种,包括润红胭、灵芝皇、常欣卫等产品,累计花费10余万元。而朱虹的妈妈吃得更多,总价可达25万元左右。

家人花了不少钱,推荐他们吃无限极的秦淑敏也没少花钱。据其子张雷估算,从2013年母亲推广无限极产品开始,平均每年大约花销7万元左右,5年下来也得30多万。

张雷说,母亲虽然卖无限极产品,但跟无限极之间没有任何协议,只有一张会员卡,卡里记载了电话、编号以及销售清单。

根据母亲的说法,每卖出一万元产品可以提成一千元。据他所知,每个月母亲从无限极拿回来的钱,大约只有两三千元,然后她会继续用这些钱投进无限极产品中。所以几年来,根本没赚到钱。

老人病倒

补血产品吃了4年 奶奶患上重度贫血

2018年12月25日,权健事件曝光,保健品行业备受质疑。“必发365网站女童疑因服用无限极致心肌损伤”事件爆出后,朱虹和爱人对无限极产品的功效和副作用产生了质疑。当他们回想的时候,就怀疑长期服用无限极保健品是否有毒副作用。秦山想到2015年,服用无限极产品一年后被查出的尿结石和肾结石,“这是不是跟服用保健品有关”。

张雷想起自己吃无限极保健品的那段时间经常拉肚子,医生化验大便有菌菇类成分,但张雷说他并没有吃蘑菇,他觉得可能是无限极保健品里有菌菇或者化学成分。亲戚们也开始质疑无限极保健品。2018年年底老奶奶赵祥瑞感冒,医生检查老人的身体很虚弱,让住院治疗。老人的子女当时就质疑,“是不是吃无限极吃坏了?”这让朱虹感到害怕,无限极保健品是老姑秦淑敏给买来让吃的,但毕竟经过了自己的手,奶奶要是真的吃出毛病来,自己怎么也说不清呀。

2018年12月31日,朱虹拿到了奶奶的诊断报告,这下更让她傻了眼,医生诊断奶奶赵祥瑞患有十余种病症,其中最让朱虹接受不了的是,奶奶新增了重度贫血和胆囊结石。

从2014年开始,奶奶就一直服用无限极的一款名为润红胭的保健品,无限极的产品介绍上显示,润红胭有预防贫血的作用,朱虹每天都按时给奶奶吃,还按照老姑秦淑敏的要求,搭配其他款产品吃。

每年村大队发给奶奶的钱,基本上都扔到保健品里,不够了朱虹就自己垫钱,给老人买无限极的保健品。但没想到,这几年来十几万扔出去了,老人还是得了贫血。

而胆囊结石就更让朱虹怀疑无限极的保健品有问题,她想起了丈夫吃无限极一年后得的尿结石和肾结石。又想起家里用的无限极享优乐净水器,接出来的水烧开后,水壶的底部会有一层褐色的污渍,才烧了两三次,就把水壶烧坏了。

家庭矛盾

质疑“无限极”产品 母子争执愈演愈烈

当朱虹和秦山向老姑秦淑敏提出对无限极的质疑时,他们没想到老姑会反应如此剧烈。

秦山说,当时老姑就跟他吵了起来,他从来没见老姑发这么大脾气。用秦淑敏儿子张雷的话说,“我妈对无限极,比对我这个儿子都亲。”

此前,张雷就曾经多次劝过母亲,不要轻信无限极的保健品功效,也不要过分夸大无限极保健品的作用,更不要把钱都投入到这里面。但是引来的也是母亲对他的训斥,从而又演变成争吵。

张雷将母亲所在的无限极经销商微信群里的言论给北京青年报记者看,里面都是无限极的经销商在夸赞自己的产品。“外界都这么多质疑了,他们还在这里胡说。”张雷说,他现在担心母亲因为推销无限极产品出事,“无限极跟她之间没有过任何协议,如果有人因为吃她推荐的产品出了问题,怎么办?我姥姥要是因为吃她推荐的产品身体垮了,怎么办?”秦山劝表弟,当务之急是别再让老姑往里投钱了。

无人负责

专卖店“踢皮球” “谁推荐的找谁去”

负面新闻不断,家人纷纷停用无限极产品,但秦淑敏还让朱虹给奶奶继续吃:两天吃一瓶灵芝皇,两天吃一瓶元泰,“吃出毛病我负责”。

“我是不想让我奶奶吃了,但如果不吃,我老姑就会来找我,说我舍不得花钱,不孝顺。”朱虹说,为了避免日后产生家庭纠纷和法律责任,她想要过去几年购买保健品的发票,但无限极北京分公司说,应该去专卖店开发票,而芳源里专卖店又说,应该去分公司开发票,再后来两方就都没有了音信。

朱虹去专卖店索要发票,对方只给她开出了2018年的购物小票。

北青报记者就老人服用无限极保健品后病症增多的问题致电无限极芳源里专卖店,接电话的女子称:有关效果的问题,不要找我,谁推荐你吃的,你去找谁。我们专卖店只是发货,对别的都不负责。推荐你吃的人,了解你家的情况,应该由他负责。这一点是让朱虹和张雷最不满意的。因为吃无限极产品,家里已经产生了很多次纠纷,矛盾日渐形成,而如今老人吃无限极没有效果,甚至疑似产生了副作用,但无限极却把锅甩给了推荐的人——老人的女儿秦淑敏。

但是,朱虹不打算去找老姑秦淑敏,“我老姑也是受害者,也是被洗脑了,如果我家人真的吃出了问题,我要找的是你无限极公司,是你的产品。”

“他们就是这个套路,亲戚朋友互相拉人头,你吃他的东西如果出了问题,互相之间都是亲戚朋友,碍于关系和面子很难维权,一维权就引发矛盾,导致家庭破裂,朋友疏远。”秦山说。

记者追访

无限极删除夸大功效、炫富内容

张雷告诉北青报记者,前几天上线给他母亲发过信息,内容是要求所有无限极人:店内禁止出现任何表彰和海培的海报;凡涉及夸大功效、炫耀财富的话题一律不谈;警惕任何人录音录像;群内不明身份的立即清除,管理不了的群立即解散;删除微信朋友圈、微博、QQ空间、抖音等一切与夸大功效、炫耀财富有关的内容,微信朋友圈设置为关闭或“最近三天可见”。

2019年1月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来到芳源里无限极专卖店探访。店内冷冷清清,除了一个吧台和一个展柜之外,空空荡荡。

店员看到北青报记者进来,一直很警惕地盯着北青报记者手中的手机,另一位店内人员还走到北青报记者身后,拿出手机作出疑似录像的动作。

北青报记者向店员询问,家中老人贫血,吃什么产品好。“吃药。”该店员迅速回答。北青报记者称,老人的贫血已经吃过药了,指标已经恢复正常,但还想吃些保健品巩固和预防一下。店员说,“您家老人这情况,该吃药还是得吃药,我们这东西没什么帮助。”

北青报记者随后走到展柜前发现,展柜上摆着很多无限极保健品,但都没有价签,也没有产品名称和作用的介绍。

北青报记者向店员询问展柜上的一瓶洗发水效果怎么样,对头发是否有好处,店员警惕地说:“这就是洗头发用,没别的功效,您要对头发好可以去看看章光101,听说不错。”

“什么功效都没有,为什么卖那么贵?如果当初告诉我这只是食品,我会花那么多钱买吗?”朱虹气愤地说,“无限极利用对亲情和友情的绑架,让我们耗费巨资买产品,之前说得神乎其神,现在又说什么作用都没有,这就是欺骗。”

现在,朱虹已经彻底不再相信无限极保健品了,她连续几天向有关部门打电话投诉无限极,甚至实名举报。(文中除孙颖外均为化名)(记者 张子渊 统筹/张彬)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频道合作    |    法律声明    |    编辑部邮箱    |    官方微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80005
必发365乐趣网投日报社版权所有(www.hanzhongnews.cn) 陕ICP备11008713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必发365网站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0  必发365乐趣网投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电话0916-2226631  
举报邮箱hz_wxb@163.com  必发365乐趣网投新闻网举报电话:0916-2818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