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河流 来源:必发365乐趣网投日报 作者:乔文丽 2019年02月12日 14:13  点击:[]

从不把她推向高峰;亦不放置在低洼。我一直以拙朴的方式,爱着故乡的河流。

我用四十多年前的目光,注视着她的变迁、朴素与洋气。我用四十多年的脚步,丈量着她的幽深和清浅。浓烈的情不曾减过分毫,并不期多少人听到或看到。只愿将这份感情,保留在梦中,不被任何人惊扰或者亵渎。

这条长江支流汉江上游右岸的支流,并不雄浑,但蜿蜒地成为一个地域的血液,成为这个小城生龙活虎的象征。没有水的城市,是干瘪的,没有水的城市,是衰老的。水滋养着一个女子的容颜,水灌溉着一个城市的丰沛。水,让一座城有年轻女子般的柔美和灵气。

那些羁旅天涯的游子,无论多远,无论朱门轻裘,还是学富五车的才子,或者才貌双全的女子,他们到底是无法割舍对牧马河的思念。他们在某些公开场合,冠以的新名字上,总会留下些许痕迹,暴露出他们的心迹。抑或“长河饮马”抑或“牧马河山”。他们从没唱颂过故乡,可是故乡早已幽居于他们的心口。当家乡美食、家乡风景,隔空在他们眼前晃动时,那些平日被深藏在胸口的东西,一下如鸟扑棱棱地飞了出来,亦如洪水般倾泻而出。世上有一种眷恋,是说不出的词语。有一次,那个叫“长河饮马”的人,他写了一篇关于故乡的文字,写的恨恨的,写的咬牙切齿。我知道那表面的恨里一定藏着深爱。用一个谁都知道的词语来概括“爱之深,责之切”。然而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这份“责”的背后,是期望,是对良知的唤醒。

这条河流,曾经那么朴素,朴素的让人感动。在涨水的时候,木桥被淹没了,太阳光下桥上移动的人影也暂时搁浅了,但木船载着身着蓑衣肩挑菜筐的人,从南渡向北,从北渡向南。河岸边,临时搭建的草棚内,坐着个收五分钱的人。我不知道,小时候的我,徘徊在这样的棚边多少次,只为心心念念做个自由农人。其实,自己比谁都清楚,我这样一个片段在乡村的人,终究是无法并且不善在丰厚的土地耕种的。城市的繁荣和喧嚣,于我也是疏离的。陶渊明的梦只能被我做了一遍又一遍。我不知道,乡下的大哥,曾在这条河流里,抓救起的男孩,如今年方几何,是否幸福。虽时过境迁,足以让这条河流,有余温尚在。

别责怪我,没有为故乡的河流摇旗呐喊,情深情浅,都无需用口号来替代。最是深情无需言,从不言爱恋。如同这涨起和落下的河水,从来默默无闻。

如今,这条河流,早已穿上华服,廊桥恢宏,水上霓虹,好似舞榭歌台。可是,我站在河的北岸,根本望不到南岸以南的青山和流云,望不到已经故去奶妈家的村庄。河岸也今非昔比,多了繁华,却少了自然,水也不再丰润。此后,就是这并不滔滔的河流里,娘家那个十岁左右的小邻居,还是被清浅的河水夺取了性命。在密不透风的仿古阁楼里,到处都是时代的元素。我想是自己太过古旧了,才跟不上现代的步履,才生出这样的喟叹。我毕竟成不了到处借枝栖落的鸟,去唱着动听的歌谣,以吐露对故乡河流的热爱。到底我不能成为凌波微步的仕女,在悠然缓慢的时光里,清凌凌的河边,等待那个钟情于我的男子,唱上一段天仙配。来生吧!让一切美好事物回落人间,回落在最为厚朴的情愫里,幸遇一位相宜且永不厌弃的人,来泅渡彼此,在红尘中云游如仙,去济世救人。

“河那岸,河那岸!离开那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牵心你奶妈奶大他们!”这是母亲和父亲活着时曾多次叹息我的放不下。可是,如若没有那场交流和托付,我想就没有现在的我。这条孱弱的生命,是他们用米汤挽救的。母亲不是常说么:这个奶妈接待我时,他们邻里都劝阻,我是养不活的。尽管我对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并不报以微笑:“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面对一切,换来的是世事的尘滓,以柔软面对粗暴,让人生倍感艰涩。可这份救养的恩情怎能忘记。

这条母亲河亦是懂得我的隐忍、我的委屈,以及我的欢乐,只有她是最清醒的见证者。不管我的容颜,是多么苍老,被风霜填满,可这一颗婴孩般的心,从未游离于善念。她是最清楚的。

挽着裤角,我游走在城乡之间。牵着大人的手,穿着塑料凉鞋,我在这条河里行走,走过了温暖的童年。

牧马河啊!我终是不能忘记的。不管这条河流,是自然的,还是人工改样了的。我依然不会忘却自己是这河边生长着的小花细草,水拍其岸,换我新颜。漫漶而过,我深藏其中,宛若回到母亲的怀抱……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频道合作    |    法律声明    |    编辑部邮箱    |    官方微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80005
必发365乐趣网投日报社版权所有(www.hanzhongnews.cn) 陕ICP备11008713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必发365网站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0  必发365乐趣网投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   电话0916-2226631  
举报邮箱hz_wxb@163.com  必发365乐趣网投新闻网举报电话:0916-2818532